加上这个剑法精妙的女人再加上后面围过来的几

 
    他很清楚,这个世界和自己的那个世界不一样,这个世界,绝对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。
 
    龙帮这一次死伤无数,而周围那些调查组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最起码在这里就折损了三分之一的人,看到剩下的三分之二还在苦苦的抵挡龙帮那不要命的攻击,就听到张本初沉声道:“好了,调查组所有的玄级武者都已经死了,张清平也坚持不了多久了,如果你们都想要跟着张清平一起送死,就继续动手,不想死的,现在住手……”
 
    张清平的声音不大,听起来甚至还有些虚弱,但是也足够周围的十几个调查组成员都听到了。
 
    这些调查组的成员,都不过是黄级后期的武者,比起玄级武者来说,实在是太弱了一点,看到络腮胡子和石玉萍都死在了这里,还有几个玄级武者在围攻张清平,只要是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都知道,今天的事情,对于调查组来说,绝对是大势已去了,不少调查组的成员,都选择了暂时的放弃了抵挡,而龙帮的成员,看到调查组的这些人不再动手,倒也没有得寸进尺的跑过去将这些调查组的人给抓起来。
 
    有了第一个,马上就会有第二个,第三个。
 
    一个个调查组的成员都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他们都是黄级武者,这里有那么多的玄级武者,整个战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主宰的,看到这些调查组的成员停下来,叶潇也不去理会,他们,而是转过头,望着身旁的上官玉儿,轻声道:“有没有事?”
 
    上官玉儿摇了摇头,沉默了片刻,还是开口道:“没事。”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,虽然上官玉儿已经答应,尽心尽力的帮助龙帮,不过,每个人都很清楚,她的性格清冷,这段时间,整个龙帮的人,对上官玉儿也算是有了五六分的了解,倒也没有滋生出其他的想法,望了一眼场中宛如疯子的张清平,眯着眼对着上官玉儿笑道:“要不要一起去见识见识半步地仙的实力?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
 
    话音一落下,就看到上官玉儿已经直接向张清平冲了过去,落后一步的叶潇,只得笑了笑,跟在上官玉儿的身后冲了过去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     半仙之力
 
        现在的张清平,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意气风发,半步地仙,比起一般的玄级后期武者,的确要强很多,不仅仅是身体里面的灵气强上几分,特别是半步地仙已经掌握了一些地级武者的仙术,根本就不是哪一个普通的玄级后期武者能够抗衡的,但是,如果他不能够使用出所谓的半步地仙的仙术,那么,他就和玄级后期武者相差无几了。
 
    现在的张清平,可以说是虎落平阳被犬欺,四个玄级武者,三个玄级中期,还有一个玄级后期,相互配合得很精湛,如果他没有使用过一次半步地仙的仙术,对上这几个人,还不至于如此的狼狈,但是现在,头发也显得有些凌乱,身上也有好几处地方受了不轻的伤,不过,比起周围的四个玄级武者来说,显然要好上不少,就算是李凤鸣手底下的那个玄级后期的武者,此刻也是伤痕累累,另外的三个玄级中期的武者,差不多也是摇摇欲》无>错》坠,随时都有可能会死在张清平的手里面。
 
    这一场战斗,绝对充斥着巨大的悬念。
 
    就算是远处的李凤鸣,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。
 
    一个玄级武者,可不是那么容易培养,拉拢的,他的手里,也一共就这么四个玄级武者,而且还有一个是玄级后期的武者,如果死在这里的话,对于他的实力来说,绝对是一个重大的损失,一个他恐怕都难以承受的损失,而现在的张清平,差不多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地步,特别是看到自己手底下的石玉萍和哪个络腮胡子,都惨死在了叶潇的手里面,又看到叶潇冲了过来,张清平丢掉手里面的四个玄级武者,直接就向叶潇冲了过去,愤怒的咆哮道:“叶潇,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的。”
 
    张清平的速度很快,最起码,比起身旁的几个玄级武者来说,还要快上好几分。
 
    李凤鸣手底下的三个玄级中期的武者,差不多也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现在,张清平一松手,三人都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,不过,四人都知道,李凤鸣很看重叶潇,所以,四人只是缓和了两口气,又冲了上去,看到张清平冲过来,叶潇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,站在了原地,全身防备起来,他可是亲自见识过了张清平的厉害之处,一个半步地仙,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对付的。
 
    上官玉儿也顿时停下来身体,和叶潇并排站立在一起,手里面的软剑无风自动,看起来颇有一丝灵气。
 
    张清平虽然恨不得将叶潇碎尸万段,不过却也没有迷失了心志,看到上官玉儿就站在了叶潇的身旁,倒也没有继续冲上去,和叶潇展开一场厮杀。
 
    张清平不傻,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坐到今天的位置,他很清楚,叶潇,加上这个剑法精妙的女人,再加上后面围过来的几个玄级武者,他今天想要脱身,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,人死如灯灭,一切的一切,都只有活着的时候有用,张清平停下来,一双眼睛静静的望着叶潇,声音平静的道:“你今天闯下了弥天大谎。”
 
    “弥天大谎?”叶潇微微笑着道:“不闯,我就是死路一条,闯了,我未必会死,你说,我今天是应该闯还是应该不闯?”
 
    张清平没有回答叶潇的话,而是继续道:“死了一个调查组的队长,还死了这么多调查组的人,总部一定会震怒,到时候,你们这里的事情,根本就不可能隐瞒得住,我想你也知道,上头还有一个人,一直想要对付你,所以,瞒天过海这些手段,根本就没有用,到时候,不光是你,连你龙帮的这些人,都会被斩草除根,不过,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。”
 
    “来得及?”
 
    叶潇半眯着眼,望着张清平笑道:“说说看。”
 
    “只要将我们调查组内部的叛徒张本初交给我,这一次的事情我可以替你隐瞒过去,龙帮和调查组的事情一笔勾销,如何?”张清平淡淡的道。
 
    很诱人的一个建议。
 
    张本初也没有想到,张清平到了这个地步,还不忘记要算计自己一把,他几乎可以肯定,如果叶潇答应了,他落到了张清平的手里面,但是叶潇也绝对不会好过,这一次,让张清平损失了这么多的人,以张清平的个性,又怎么会放过叶潇?看到张本初皱着眉头,站在他身旁的李凤鸣微微笑道:“张清平是一头老狐狸,叶潇那小子也是一头小狐狸,这老狐狸,有的时候,也未必能够算计得过那头小狐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