组成员手里拿过一把剑着石玉萍的胸口就刺了过

望着叶潇道:“那个杂碎最后留给我来解决他。”
 
    叶潇听完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从叶潇走过来的第一步,石玉萍就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叶潇的身上。
 
    眼前的上官玉儿虽然实力恐怖,甚至比他还要高出一分,但是,石玉萍相信,只要自己小心一点,这个上官玉儿想要杀了自己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然而,叶潇却是最大的一个变数,他算是目睹了络腮胡子被杀的整个过程,如果说,张本初是兔死狐悲的心情,那么他,就是真的惊恐了,叶潇那古怪的手印,给他心里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惊恐,他相信,如果叶潇加上一个上官玉儿,他今天是必死无疑,除非是张清平能够马上跑过来救援他。
 
    但是,张清平可能马上过来救援他吗?
 
    石玉萍知道,现在的张清平都是自身难保,那么,还有谁能够救他?
 
    周围那些剩余的调查组成员?
 
    这些人都不过是普通的黄级武者,在玄级武者的面前都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,如果有龙帮成员这么多的玄级武者还好一点,最起码能够拖延叶潇一时三刻,然后他在甩掉上官玉儿,从容的离开这里,但是现在,就十几个黄级武者,就算全部一起上,恐怕也阻拦不了叶潇一时三刻,石玉萍越想越急躁,毕竟他只是调查组的人,而不是死士,而且,眼看调查组的队长位置就要落到了他的手里面,他不甘心,他不想死,因为,为了这一天,他等了这么多年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千八百三十章     见识半仙
 
        看到石玉萍转身就想要逃走,而且还是张清平的方向。
 
    叶潇也是第一时间,挡在了他的面前,看到眼前的叶潇,石玉萍瞳孔顿时一阵收缩,整个人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他停了下来,而身后一直和他缠斗在一起的上官玉儿却没有半分的停顿,手里面的那一把软剑,幻化出了九条灵蛇,每一条都活灵活现的攻向身前的石玉萍,叶潇清楚,这就是上官玉儿的春秋烟雨剑法,如果练到极致,能够幻化出无数的灵蛇,不是虚招,每一条灵蛇都是真实的存在,不过,这春秋烟雨剑法到了后期,到底有多逆天,叶潇也就不知道了,估计就算是上官玉儿自己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两只大腿,胸口,都是。
 
    看到石玉萍整个人瘫软到地上,站在远处的张本初,一脸狰狞的对着身旁的两个调查组成员笑道:“把我扶过去吧!”
 
    看到张本初一步步的走过来,一张脸上已经满是苍白惊恐的石玉萍,赶紧祈求道:“本初,我错了,都怪我鬼迷心窍,我不应该贪图队长的位置,我让给你,我石玉萍发誓,这一辈子一定效忠于你,你也知道,这一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如果死的人太多了,上面一定会调查得一清二楚,我可以当你的证人,去找一点山口国的尸体回来,就说,他们都是山口国的那些人斩杀的,只要你放过我,我不想死……”
 
    看到石玉萍此刻的凄凉模样,张本初整个人也是一愣,随即笑道:“石玉萍,你就是一头老虎,一头一不小心就会咬死你主人,然后上位的老虎,养虎为患的道理,我还是懂几分的,我不喜欢把这么大的秘密,掌握在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手里面,更不喜欢身边呆着一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要了我的命的人,所以,你还是去死吧……”
 
    只见张本初从身旁的调查组成员手里拿过一把剑,对着石玉萍的胸口就刺了过去。
 
    长剑没入了石玉萍的胸口。
 
    又是一个玄级武者,惨死在这里。
 
    这一战,绝对的悲壮。
 
    看到石玉萍那死不瞑目的神情,张本初摇了摇头叹道:“如果你不是那么急的跳出来,打乱了今天的事情,你又怎么会落到今天的这一步田地呢?”
 
    “解气了?”叶潇笑着问道。
 
    张本初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要不是这个小子,我又怎么会伤得这么重,虽然说,最后都有可能会和张清平撕破脸皮,但是最起码也不会让我胆战心惊的提心吊胆半天嘛!而且,这小子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现在我才知道,那两个去酒吧找我们麻烦的人,其实就是这小子暗中通知过去的,目的就是要借我的手,将那两个对他队长位置有竞争力的人给斩杀掉,当然,我估计,如果我们两个没能把他们斩杀,反而是他们把我们斩杀了,那两个人也会死在他的手里面,这样的人,要是留在我的身边,我还真不放心。”
 
    叶潇点了点头,没有去指责张本初是不是心狠手辣了一点。
 
    他很清楚,这个世界和自己的那个世界不一样,这个世界,绝对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。
 
    龙帮这一次死伤无数,而周围那些调查组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最起码在这里就折损了三分之一的人,看到剩下的三分之二还在苦苦的抵挡龙帮那不要命的攻击,就听到张本初沉声道:“好了,调查组所有的玄级武者都已经死了,张清平也坚持不了多久了,如果你们都想要跟着张清平一起送死,就继续动手,不想死的,现在住手……”
 
    张清平的声音不大,听起来甚至还有些虚弱,但是也足够周围的十几个调查组成员都听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