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龙帮成员这么多的玄级武者还好一点起码

了,不过,比起当初在酒吧里面被叶潇杀的两个人,多少都还有一点悬殊,而且,络腮胡子的体格很庞大,完全就是一种用蛮力去扫除一切障碍的打法,看到这个络腮胡子,让叶潇也忍不住回想起,自己那个世界那些内蒙古的人,有点类似内蒙古的摔跤,不过,比起内蒙古的摔跤,似乎又加入了一些绞杀的元素进去,叶潇也知道,现在拖延,对自己这一方没有多少的好处,手很自然的打出了束缚术的手印。
 
    已经冲过来的络腮胡子,看到叶潇的手印,脸色也是微微一变。
 
    不过,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只有硬着头皮伸出他的两只手去抓叶潇的胳膊,他相信,只要被他禁锢住,就算叶潇再有本事也是枉然,以他玄级中期的实力,想要禁锢住一个玄级初期的叶潇,根本就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,叶潇的手印很复杂,最起码,络腮胡子已经将他死死抱住,两只手臂将叶潇的上半身禁锢起来,就听到不知道是叶潇,还是络腮胡子身上的骨骼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,看到自己居然成功了,络腮胡子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激动的神色,中气十足的道:“虽然你的那些诡异手印很牛逼,听说可以截止一个人的灵气,不过,可惜你遇到的是我,我的禁锢术,就算你力大无穷,也休想挣脱得开,我会将你全身的骨头全部捏碎的。”
 
    叶潇没有理会络腮胡子,两只手依旧才结合出手印。
 
    而站在远处的张本初,脸色微微一变,咬着牙道:“叶潇那小子危险了。”
 
    李凤鸣也点了点头,每个人都看得出来,叶潇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,显然,环抱住他的络腮胡子的力量不小,估计和唐蔺玥一般,都属于那种天生神力,而且,络腮胡子还是一个玄级中期的武者,如果被他禁锢的直是一般人,估计,现在也都变成一堆碎肉了吧,而周围那些龙帮的成员,一个个脸上都满是紧张的神色,一直到叶潇最后一个手印完成,两只手顺势抓住络腮胡子那粗壮的手腕,就看到络腮胡子脸色瞬间大变,瞳孔里还满是惊骇的神色。
 
    他的确惊骇了。
 
    他很清楚的感受到,自己身体里面的灵气,竟然都停止了运转,只是一瞬间,他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,手臂下意识的就开始挣扎起来。
 
    虽然他的确是属于那种力大无穷的人,但是,和玄机初期武者的叶潇比起来,他的那么一点力量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一点,看到事情的变化,也不知道是那个二货,吼了一句:“大家一起上,乱刀砍死这个杂碎。”就看到周围无数的龙帮成员,一个个都红着眼眶冲了上去,无数的砍刀落到络腮胡子的身上,如果络腮胡子还是一个玄级武者,自然可以无视这些巅峰武者的砍刀,因为,他们的力量根本就破不开他的防御,但是现在,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武者,周身的灵气全部都凝固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噗嗤!”
 
    一声声砍刀进入肉里的声音发出来。
 
    只是一瞬间,就看到络腮胡子变成了一个血人,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叶潇。
 
    他没有想到,他有一天会是这么一个死法,一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死法,看到络腮胡子倒在了地上,叶潇才淡淡的道:“谁杀我兄弟,都会付出千百倍的代价,没有人可以例外。”
 
    站在远处的张本初,看到了络腮胡子的尸体,也是一阵抽搐,一个堂堂玄级中期的武者,竟然死在了一群被他们认为只是蝼蚁的巅峰武者的手里面,这绝对是一种无言的悲哀,张本初将自己的位置换到了络腮胡子的身上,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,而叶潇没有停留,依旧一步步的向石玉萍走过去,张本初赶紧抬起头来,望着叶潇道:“那个杂碎最后留给我来解决他。”
 
    叶潇听完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从叶潇走过来的第一步,石玉萍就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叶潇的身上。
 
    眼前的上官玉儿虽然实力恐怖,甚至比他还要高出一分,但是,石玉萍相信,只要自己小心一点,这个上官玉儿想要杀了自己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然而,叶潇却是最大的一个变数,他算是目睹了络腮胡子被杀的整个过程,如果说,张本初是兔死狐悲的心情,那么他,就是真的惊恐了,叶潇那古怪的手印,给他心里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惊恐,他相信,如果叶潇加上一个上官玉儿,他今天是必死无疑,除非是张清平能够马上跑过来救援他。
 
    但是,张清平可能马上过来救援他吗?
 
    石玉萍知道,现在的张清平都是自身难保,那么,还有谁能够救他?
 
    周围那些剩余的调查组成员?
 
    这些人都不过是普通的黄级武者,在玄级武者的面前都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,如果有龙帮成员这么多的玄级武者还好一点,最起码能够拖延叶潇一时三刻,然后他在甩掉上官玉儿,从容的离开这里,但是现在,就十几个黄级武者,就算全部一起上,恐怕也阻拦不了叶潇一时三刻,石玉萍越想越急躁,毕竟他只是调查组的人,而不是死士,而且,眼看调查组的队长位置就要落到了他的手里面,他不甘心,他不想死,因为,为了这一天,他等了这么多年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千八百三十章     见识半仙
 
        看到石玉萍转身就想要逃走,而且还是张清平的方向。
 
    叶潇也是第一时间,挡在了他的面前,看到眼前的叶潇,石玉萍瞳孔顿时一阵收缩,整个人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他停了下来,而身后一直和他缠斗在一起的上官玉儿却没有半分的停顿,手里面的那一把软剑,幻化出了九条灵蛇,每一条都活灵活现的攻向身前的石玉萍,叶潇清楚,这就是上官玉儿的春秋烟雨剑法,如果练到极致,能够幻化出无数的灵蛇,不是虚招,每一条灵蛇都是真实的存在,不过,这春秋烟雨剑法到了后期,到底有多逆天,叶潇也就不知道了,估计就算是上官玉儿自己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两只大腿,胸口,都是。
 
    看到石玉萍整个人瘫软到地上,站在远处的张本初,一脸狰狞的对着身旁的两个调查组成员笑道:“把我扶过去吧!”
 
    看到张本初一步步的走过来,一张脸上已经满是苍白惊恐的石玉萍,赶紧祈求道:“本初,我错了,都怪我鬼迷心窍,我不应该贪图队长的位置,我让给你,我石玉萍发誓,这一辈子一定效忠于你,你也知道,这一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如果死的人太多了,上面一定会调查得一清二楚,我可以当你的证人,去找一点山口国的尸体回来,就说,他们都是山口国的那